飲酒過量有害健康;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禁止酒駕

堅持要等到葡萄達到最佳的成熟度才收成的普朗酒莊,雖因此比其他酒莊擔負更高的風險,

但也因此確保絕佳葡萄品質,也讓酒莊產量極為有限的各類酒款,成為最能打動酒迷的稀世珍釀。

          Joh. Jos. Prüm 德國普朗酒莊位於中段的摩塞爾山谷 ( Mosel Valley ) 大約在北緯 50 度,是全球最北的葡萄酒產區之一,以至於葡萄的生長期被拉得非常長,通常是 11 月採收,有時甚至到 12 月。涼爽的氣候條件給予了麗絲玲葡萄 ( Riesling ) 足夠時間去發展強烈的果香、花香以及草本香氣和味道,並且保持相對較高的酸度,而且也從板岩土壤裡吸收了非常好的礦物質。為了平衡這酸度,葡萄的天然糖分通常不會完全的發酵成酒精,這種葡萄釀造法通常適用於涼爽的氣候條件,而且葡萄酒的酒精度也比較低。 

       普朗酒莊現今擁有 22 公頃的葡萄園,並且只種植 100% 的麗絲玲葡萄 ( Riesling ) 園裡大多是沒有嫁接的老藤。葡萄園位於前中段摩塞爾河流域最好的地區,酒莊擁有 4 個葡萄園,分別是; Wehlener Sonnenuhr 、 Graacher Himmelreich 、 Zeltinger Sonnenuhr 、 Bernkasteler Badstube 普朗酒莊致力於將當地的風土真實的傳達到他們所釀造的每一個年份的葡萄酒上。理想的採收時間、在酒窖中盡可能減少處理程序、使用野生酵母、並且相當晚的裝瓶,都表現出他們酒是需要時間醞釀開啟的,但是隨之而來的,是水果、礦物質以及酸度相互作用之下獨一無二的佳釀。普朗酒莊的酒因具雄厚的陳年實力而聞名於全世界,可長保年輕新鮮,並且有著生動且複雜的特色。

        幾世紀以來,普朗家族 ( Prüm Family ) 視摩塞爾 ( Mosel ) 地區的 Wehlen 村莊為他們的家園,其祖先早在 1156 年便開始世居在此村莊。在十九世紀時,普朗莊園 ( Prüm Estate ) 就已經享有很高的聲譽,家族的成員之一, Jodocus Prüm 建造了 Wehlener 以及 Zeltinger Sonnenuhren 這兩個有名的日晷 ( Sonnenuhr 德文是日晷的意思),莊園最後一任莊主是 Matthias 在他死後的十九世紀末期,這個早期的普朗莊園便分配到他七個孩子的手上,他的大兒子, Johann Josef ( 1873 - ­1944 )於 1911 年創建了 Joh. Jos. Prüm 德國普朗酒莊,並從他其中一位兄弟那裡收購了葡萄園,在未來的十年之間,為酒莊的成功發展鋪路。第一次世界大戰後, 1920 年, Johann Josef 因健康不佳,所以帶領他的兒子 Sebastian 進入酒莊工作。而 Sebastian 得到他太太, Katharina Erz ( 她是 Bernkastel 鎮一位莊主的女兒 ) 的支持,因此他們開始生產非常高品質的麗絲玲葡萄 ( Riesling ) 酒,而這些葡萄酒在一年一度的特里爾拍賣會 ( Trier Auction ) 上,都拍賣出驚人的價格。 1969 年, Sebastian 過世而他的兒子, Manfred Prüm 博士接管了酒莊,憑著他堅定的信念,致力於生產最高品質的佳釀。現今, Manfred 和他的女兒, Katharina Prüm 博士一起帶領著酒莊。   

          普朗酒莊裡最重要的兩個葡萄園分別為 Wehlener Sonnenuhr 以及 Graacher Himmelreich 其處於核心地帶,另外酒莊還有 Zeltinger Sonnenuhr 、 Bernkasteler Badstube 這兩個不錯的葡萄園。普朗家族擁有 Wehlener Sonnenuhr 、 Graacher Himmelreich 以及 Zeltinger Sonnenuhr 這三個葡萄園好幾個世紀,而 Bernkasteler Badstube 這個葡萄原則是在 1928 年取得。

          這4個葡萄園有著類似的氣候與土壤,土壤都是飽受風霜的泥盆紀板岩,而且都處於極其陡峭的山坡上,不過仔細探究,這 4 個葡萄園還是有好幾處不同點,而這些差異都會反映在酒款的特色上。

         Wehlener Sonnenuhr 是普朗酒莊最有名的葡萄園,它提供了麗絲玲葡萄 ( Riesling ) 完美的生長環境,例如:深厚的藍灰色板岩土壤,極佳的水質,極其陡峭的山坡以及理想的南南西方位。和 Zeltinger Sonnenuhr 一樣以日晷 ( Sonnenuhr 德文是日晷的意思 ) 命名,這兩個日晷在 1842 年由 Jodocus Prüm ( 普朗酒莊的祖先 ) 建造並豎立在葡萄園裡,以便讓葡萄農在工作時可以確切的知道時間。此園的葡萄酒有著極好的結構,呈現出美好、成熟的香氣和滋味 ( 最典型的是有著核果風味,例如桃子 ) ,也有著很好的礦物質風味,悠遠且有深度。特別是經過陳年後,其均衡的表現力更是獨一無二    。

        由 Graacher Himmelreich 葡萄園所釀造出來的酒常常挑戰由 Wehlener Sonnenuhr 葡萄園所釀造出的佳釀,特別是在乾燥、炎熱的年份。其美好的酸度、礦物質以及不同的果香和風味非常的誘人,而且也比 Wehlener Sonnenuhr 的酒早一些容易入口。其葡萄園些微的面向西 ( 例如西南 ) ,且坡度也沒有像 Wehlener Sonnenuhr 那樣陡峭,而土壤層也比較深厚,可以有良好的保水效果。

         Bernkasteler Badstube 葡萄園位於 Graacher Himmelreich 葡萄園的邊界,葡萄園比後者更面朝西,而且也比後者的坡度更緩和,因此,葡萄藤早上接收的日照較少而下午接收的日照較多。整體上來說,此葡萄園釀造出來的酒比 Wehlener Sonnenuhr 以及 Graacher Himmelreich 葡萄園釀造出來的酒還要輕盈一些。

         Zeltinger Sonnenuhr 這個葡萄園在 Wehlener Sonnenuhr 葡萄園的下游,因此擁有與 Wehlener Sonnenuhr 葡萄園相類似的日照以及陡坡。不同於後者的是,此葡萄園的土壤層比較淺薄一些,以致於葡萄樹的根很容易就會觸及堅硬的板岩而對葡萄生長造成極大的挑戰。由此葡萄園釀成的酒是非常複雜並成現出非常濃厚的礦物質風味。和其他鄰近的葡萄園相比,此處的風土較為嚴峻些而且釀成的酒酸度也比較低。

        這些位於陡坡上的葡萄園,讓普朗酒莊成為摩塞爾 ( Mosel ) 產區擁有坡度最陡的酒莊之一;這些在耕作和收成方面都更耗費人力和金錢的陡坡葡萄園,儘管讓普朗酒莊的酒價居高不下,但酒款的絕佳表現,也讓全球的葡萄酒迷們趨之若鶩。現今普朗酒莊的酒款,因為在拍賣會上屢創新高的酒價,而成為德國酒中最令人嚮往的頂級精品酒款。歷經數代而發展至今的普朗酒莊,尤其以酒款的絕佳陳年潛力享譽全球,不僅頂級酒款的陳年實力驚人,就連最普通的 Kabinett 酒款,都能夠輕鬆地擁有五年甚至更久的陳年實力。

        堅持要等到葡萄達到最佳的成熟度才收成的普朗酒莊,雖然往往因為比其他酒莊晚開始收成而必須擔負極高的風險,但因此而確保的絕佳葡萄品質,卻也讓酒莊產量極為有限的各類酒款,成為最能打動酒迷的稀世珍釀。

載入中...

© 2016 trustwell亨信酒棧